第九十三章:烟笼寒水月笼沙(2 / 2)

作品:《长生仙路:四九天道

烟笼寒水月笼沙,此时恰逢夜晚,有薄雾浅浅升起,蓝衣女修站立在圆月之下,淡淡垂眸,清冷月华倾泻而下,披上的那身月光更甚寒月。

季闲看向蓝衣女修的眼神中立马带上了尊敬。

楚烟寒,居然是楚烟寒。

返虚真人中的散修大能。

“原来是楚真人,楚真人威名远扬,恕晚辈眼拙,没能认出。”季闲连忙道。

“你又为何在这里。”楚烟寒没在意,问她。

季闲犹豫了一下,还是如实讲述了原因。

......

“所以你见过云苦的儿子了?”楚烟寒若有所思。

季闲反应了一下,云苦,是南海鲛皇的名字?

“对。”季闲应声。

“那带我去找他吧。”楚烟寒微笑,说道。

季闲忍不住疑惑起来,这位楚烟寒真人,是这么好心的人吗?

许是看在要季闲给自己带路的情分上,楚烟寒好心解释:“本座与云苦熟识,这次前来,就是受友人所托,将他儿子带回南海。”

季闲眼神一亮。看来连老天都在帮她!

“晚辈这就给您带路。”季闲笑道。

两人入水,季闲凭借着刚上岸的记忆,很快就带着楚烟寒到了深海之渊。

云愁所建的宫殿一点点显现,他似乎也感受到了危险了临近,从宫殿中出现。

“楚真人,那就是云愁。”季闲说道。

“好。”楚烟寒点头,看向季闲:“你也去吧,不是要找你的同门么?”

“谢真人!”季闲感激的作揖,连忙冲下去。

身后传来一声声的鲛人叫声,灵力碰撞的法术轰然彻响,整个深海之渊逐渐混乱起来。

云愁已经被楚烟寒拦住,剩余的鲛人都不是季闲的对手。

她随手抓住一个鲛人,问他:“承嗣典仪祭品在哪里?”

“!#¥%^**#......”

说的什么玩意儿!

季闲拿出霜青剑架在鲛人脖子上:“说人话!”

“在、在地牢......”鲛人害怕的,终于说人话了。

“带我过去。”季闲道。

鲛人欲哭无泪,还是带着季闲向地牢游去。

一路上也有遇到不长眼的鲛人,都被季闲一下子解决了。

没了云愁,鲛人也就失了主心骨,对季闲来说,已经不足为惧了。

鲛人带着季闲越游越低,到达了一处地下入口处:“就是这里了。”

季闲看了鲛人一眼,一个手刀将鲛人劈晕,迅速下去。

守卫在地牢的鲛人还不知道上面发生了什么,看见季闲单刀匹马的就过来,震惊的叽里咕噜的说了一堆,季闲忍无可忍的的直接牵引灵剑,一剑削掉了鲛人的头。

地牢内萧逢秋睁开了眼睛,肯定道:“是季闲的灵力。”

他看向叶尊雨:“到时候了。”

叶尊雨点头,露出微笑。

手中的雪玉剑凝结了叶尊雨的灵力,寒气四溢,聚起的波动越来越大,用力一斩,便一剑劈开地牢的牢门。

出了地牢,就看见季闲独自一人对付鲛人守卫,叶止持剑冲了上去。

其余人也连忙上前。

就如同还在岸边时的战斗,不同的是,那时的鲛人无穷无尽,而地牢内的鲛人不过寥寥,不过片刻,便已消灭。

地牢里的鲛人很快被几人解决,季闲松了一口气,看向萧逢秋几人。

“没事就好。”季闲道。

“外面发生了什么?”叶尊雨最先察觉到异常。

“似乎是乱起来了,外面有谁在吸引注意力吗?”孟思渊疑问。

“先和我来,路上说。”季闲立马往出走,叶尊雨等人跟上。

“......我原本想去南海求援,上岸的时候遇到了楚真人,楚真人与南海鲛皇有旧,受友人所托带回云愁。”季闲带着众人向楚烟寒处赶,一边解释:“于是我带着楚真人来了这里,我也可以找到你们。”

“怪不得这么乱,光是楚真人一个就能解决一切了。”孟念林喃喃。

“看来卦象如此。”萧逢秋道。

孟念林呼出一口气:“幸好楚真人来了,不然我们真是最坏的境况了。”

季闲想到什么,停了下来。

“楚真人就在前面,你们先过去吧。”季闲道。

“是那对鲛人母女?”叶尊雨问道。

“对,答应了她们的,我不能食言。”季闲点头。

“我和你一起。”萧逢秋立刻说道。

“好。”季闲点头。

“我们在那里等你们。”孟思渊温声道。

“好。”